首页 > 政策指南 > >东方嘉盛AB面:业绩增长乏力 资本运作亮眼
政策指南

东方嘉盛AB面:业绩增长乏力 资本运作亮眼

时间:2019-06-09 17:26作者:admin打印字号:

  4月26日,深圳市东方嘉盛供应链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方嘉盛”,002889.SZ)公布2018年年报和2019年一季度报告,各项数据表明,公司的生意愈发不景气。

  根据公告,在扣非净利润方面,东方嘉盛2018年同比2017年下滑1.46%,2019年一季度的同比增速也仅为1.13%。

  相比之下,东方嘉盛在资本运作方面的表现却颇为亮眼。除了2018年参与顺丰控股创始人王卫的一笔投资外,2019年4月下旬,东方嘉盛发布公告,宣布与中国电信股份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双方就5G业务的试点和业务推广展开深度合作。

  “与中国电信5G的合作以及与钛信资本投资投资郭台铭准时达的事情,目前还不便谈太多,后面会与市场沟通。”东方嘉盛董秘李旭阳对时代周报记者说。

  自2017年7月在深交所上市交易之后,东方嘉盛在资本运作方面并不算激进,但却每次都出手不凡。

  2018年4月,顺丰控股发布公告,称其全资子公司深圳市顺丰投资有限公司与八家国内供应链企业或其子公司签署 《关于设立超级大数据合资公司之股东协议》,顺丰投资和各方拟共同出资合计约1亿元。而上述八家企业或其子公司中就有东方嘉盛的身影。

  进入2019年,东方嘉盛再次出手。4月22日,东方嘉盛宣布,与中国电信深圳分公司达成战略合作,双方计划就5G业务等试点和业务推广“展开深度合作”。根据公告,双方协议的主要内容是,“双方联合在5G业务应用整合等领域展开合作,应用中国电信等无线网络通信试点,并基于试点成果进一步完成未来商业合作模式”。

  同样是在4月22日,东方嘉盛发布公告称,拟与西藏钛信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钛信资本”)、范云锋、秦钢平、肖胜航等签署《合伙协议》,共同投资设立温州钛智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暂定名,以下简称“温州钛智”)。温州钛智采用有限合伙企业形式,总规模为5450万元(最终规模以实际募集金额为准),出资方式均以货币方式缴付,其中东方嘉盛作为有限合伙人以自有资金出资1500万元。

  “实际上就是一笔由钛信资本主导的股权投资,东方嘉盛参与了1500万元。”一位不愿具名的知情人士对时代周报记者说。

  根据公开信息,钛信资本是一家私募股权投资机构,聚焦于成长期企业对股权投资和垂直产业的并购整合。公司核心团队来自于前中信证券、金石投资的专家和高管、以及长江商学院的校友等,公司创始人为国内首批保荐代表人,从业经验超过20年。

  另据公开信息,钛信资本最近组织的一笔投资的投资标的,恰是郭台铭旗下的准时达。

  准时达是郭台铭鸿海集团旗下的物流企业,过去17年一直负责整个富士康内部的供应链管理,后来开始转型独立运作,专注于B2B的供应链管理,目前在全球拥有155个分支。

  2019年1月,准时达宣布完成首轮融资,规模达到24亿元,创下了B2B供应链物流领域最大单笔融资纪录。当时的投资机构包括中国人寿、IDG资本、中金资本、中铁中基、钛信资本、元禾原点等。

  “东方嘉盛的主营业务是供应链管理,无论是参与王卫的大数据公司,还是参与郭台铭的准时达,未来都能与公司的主营业务产生联动。”深圳某私募基金交运行业分析师张行(化名)对时代周报记者说。

  成立于2001年,东方嘉盛注册资本1亿元,主要经营场所是深圳市福田保税区,主要给客户提供供应链管理服务。

  “供应链管理,实际上就是帮助大客户做物流、仓储等服务。”张行对时代周报记者说,“第三方物流行业已经进入精细化竞争,与客户之间的绑定和协同也越来越紧密,不仅给客户提供仓储、运输,还包括帮助客户自动补货、选择运输工具、包装与贴标签、进出口代理等一系列服务。”

  目前,东方嘉盛的实际控制人是孙卫平,其直接持有公司61.48%的股权,她的子女邓思晨、邓思瑜也分别持有公司17%左右的股权。另外,孙卫平还通过上海智君持有公司1.4%的股份表决权。

  根据公告,孙卫平生于1970年,曾供职于中国航空技术进出口深圳公司,还曾担任深业集团下属的东欧经济发展有限公司副总经理。

  2017年IPO的时候,东方嘉盛总计募集资金4亿元左右,主要用于投资互联网综合物流服务项目、跨境电商供应链管理项目、医疗器械供应链管理项目,以及补充流动资金等。

  惠普公司是东方嘉盛的最大客户。根据招股说明书,上市前三年,来自惠普公司的收入在公司营业总收入中占比非常高,分别达到88%、88%、90%;在毛利构成中,来自惠普公司的毛利占比也分别达到27%、18%、22%。

  实际上,在公司上市之初,依赖大客户这一现象就被当作一个重要风险拿来讨论。在招股书中,东方嘉盛也提及了这一风险。报告期内,公司贸易类前五名客户收入占业务收入比例均为96%左右,代理类业务的前五名客户的收入占比也高达80%左右;基础供应链业务的前五名客户收入占比则为70%左右。

  除了惠普公司,东方嘉盛的其他大客户还包括宏碁电脑、华硕、NEC等;除了电子行业,公司还绑定了保乐力加,后者是全球第二大烈酒和葡萄酒集团。值得注意的是,东方嘉盛还与保乐力加签署了协议,约定公司与公司关联公司不再接受任何其他酒类公司委托的酒类产品进口代理业务。时代周报记者:吴平

  4月26日,深圳市东方嘉盛供应链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方嘉盛”,002889.SZ)公布2018年年报和2019年一季度报告,各项数据表明,公司的生意愈发不景气。

  根据公告,在扣非净利润方面,东方嘉盛2018年同比2017年下滑1.46%,2019年一季度的同比增速也仅为1.13%。

  相比之下,东方嘉盛在资本运作方面的表现却颇为亮眼。除了2018年参与顺丰控股创始人王卫的一笔投资外,2019年4月下旬,东方嘉盛发布公告,宣布与中国电信股份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双方就5G业务的试点和业务推广展开深度合作。

  “与中国电信5G的合作以及与钛信资本投资投资郭台铭准时达的事情,目前还不便谈太多,后面会与市场沟通。”东方嘉盛董秘李旭阳对时代周报记者说。

  自2017年7月在深交所上市交易之后,东方嘉盛在资本运作方面并不算激进,但却每次都出手不凡。

  2018年4月,顺丰控股发布公告,称其全资子公司深圳市顺丰投资有限公司与八家国内供应链企业或其子公司签署 《关于设立超级大数据合资公司之股东协议》,顺丰投资和各方拟共同出资合计约1亿元。而上述八家企业或其子公司中就有东方嘉盛的身影。

  进入2019年,东方嘉盛再次出手。4月22日,东方嘉盛宣布,与中国电信深圳分公司达成战略合作,双方计划就5G业务等试点和业务推广“展开深度合作”。根据公告,双方协议的主要内容是,“双方联合在5G业务应用整合等领域展开合作,应用中国电信等无线网络通信试点,并基于试点成果进一步完成未来商业合作模式”。

  同样是在4月22日,东方嘉盛发布公告称,拟与西藏钛信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钛信资本”)、范云锋、秦钢平、肖胜航等签署《合伙协议》,共同投资设立温州钛智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暂定名,以下简称“温州钛智”)。温州钛智采用有限合伙企业形式,总规模为5450万元(最终规模以实际募集金额为准),出资方式均以货币方式缴付,其中东方嘉盛作为有限合伙人以自有资金出资1500万元。

  “实际上就是一笔由钛信资本主导的股权投资,东方嘉盛参与了1500万元。”一位不愿具名的知情人士对时代周报记者说。

  根据公开信息,钛信资本是一家私募股权投资机构,聚焦于成长期企业对股权投资和垂直产业的并购整合。公司核心团队来自于前中信证券、金石投资的专家和高管、以及长江商学院的校友等,公司创始人为国内首批保荐代表人,从业经验超过20年。

  另据公开信息,钛信资本最近组织的一笔投资的投资标的,恰是郭台铭旗下的准时达。

  准时达是郭台铭鸿海集团旗下的物流企业,过去17年一直负责整个富士康内部的供应链管理,后来开始转型独立运作,专注于B2B的供应链管理,目前在全球拥有155个分支。

  2019年1月,准时达宣布完成首轮融资,规模达到24亿元,创下了B2B供应链物流领域最大单笔融资纪录。当时的投资机构包括中国人寿、IDG资本、中金资本、中铁中基、钛信资本、元禾原点等。

  “东方嘉盛的主营业务是供应链管理,无论是参与王卫的大数据公司,还是参与郭台铭的准时达,未来都能与公司的主营业务产生联动。”深圳某私募基金交运行业分析师张行(化名)对时代周报记者说。

  成立于2001年,东方嘉盛注册资本1亿元,主要经营场所是深圳市福田保税区,主要给客户提供供应链管理服务。

  “供应链管理,实际上就是帮助大客户做物流、仓储等服务。”张行对时代周报记者说,“第三方物流行业已经进入精细化竞争,与客户之间的绑定和协同也越来越紧密,不仅给客户提供仓储、运输,还包括帮助客户自动补货、选择运输工具、包装与贴标签、进出口代理等一系列服务。”

  目前,东方嘉盛的实际控制人是孙卫平,其直接持有公司61.48%的股权,她的子女邓思晨、邓思瑜也分别持有公司17%左右的股权。另外,孙卫平还通过上海智君持有公司1.4%的股份表决权。

  根据公告,孙卫平生于1970年,曾供职于中国航空技术进出口深圳公司,还曾担任深业集团下属的东欧经济发展有限公司副总经理。

  2017年IPO的时候,东方嘉盛总计募集资金4亿元左右,主要用于投资互联网综合物流服务项目、跨境电商供应链管理项目、医疗器械供应链管理项目,以及补充流动资金等。

  惠普公司是东方嘉盛的最大客户。根据招股说明书,上市前三年,来自惠普公司的收入在公司营业总收入中占比非常高,分别达到88%、88%、90%;在毛利构成中,来自惠普公司的毛利占比也分别达到27%、18%、22%。

  实际上,在公司上市之初,依赖大客户这一现象就被当作一个重要风险拿来讨论。在招股书中,东方嘉盛也提及了这一风险。报告期内,公司贸易类前五名客户收入占业务收入比例均为96%左右,代理类业务的前五名客户的收入占比也高达80%左右;基础供应链业务的前五名客户收入占比则为70%左右。

  除了惠普公司,东方嘉盛的其他大客户还包括宏碁电脑、华硕、NEC等;除了电子行业,公司还绑定了保乐力加,后者是全球第二大烈酒和葡萄酒集团。值得注意的是,东方嘉盛还与保乐力加签署了协议,约定公司与公司关联公司不再接受任何其他酒类公司委托的酒类产品进口代理业务。

上一篇:大连出台创业就业扶持政策操作办法 明确条件和程序
下一篇:资金问题成青年创业第一“拦路虎” 多地频出政策提高补贴吸引人